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l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与人之间的称呼  

2016-04-22 14:59:27|  分类: 人的称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人与人之间的称呼【五】 - 老顽童 - 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2016年03月14日 - 老顽童 - 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人与人之间的称呼

【十三】

差不多的人,都有叔伯姑舅姨。说起来,都是近亲。

叔伯姑是父亲的兄弟姐妹,舅和姨是母亲的兄弟姐妹。老年间都是多子女,叔伯姑舅

差不多的人,都有叔伯姑舅姨。说起来,都是近亲。

叔伯姑是父亲的兄弟姐妹,舅和姨是母亲的兄弟姐妹。老年间都是多子女,叔伯姑舅姨还按排行叫,什么大爷二姑三叔四舅五姨等等。

父亲的哥哥是伯父,北京人叫大爷,爷在这读音似夜,凡是父亲称为哥的都称大爷,亲大爷,叔伯大爷等等。父亲的表哥叫表大爷,父亲的盟兄叫干大爷。师父的师哥叫师大爷。也有的地方叫大大。在北京稚童学语也叫大或大大。年龄稍长则叫大爷了。年轻人在大街碰到老者,也会尊称一声大爷。在公共汽车上经常听到“哪位给这位大爷让个坐?”让人听着那么舒坦。不知什么时开始的,坊间骂人由“他妈的” 变成“你大爷的” 了,成了一句不文明的流行语。也有顽童把大爷叫应了,后边又加上一个壶字,那是淘气。父亲的弟弟是叔父。口头称呼叔父的五花八门,有叫叔的,有叫爹的,有叫叔爸的。我们老家叫伯伯,读若白白。到了斋堂叫叔,听起来像收。在河北的一些地方也叫收。我习惯白白。在老家,我本家的街坊家的侄子侄女都叫我大白。我的儿子管我弟弟叫二白。本家中或乡亲中,有不少子侄辈的--他们不少年岁比我大的多--也叫我大白,他们不觉难为情,我也心安理得。我父亲有几位朋友,我们一直称呼姚白贾白崔白。到了天津伯字发音若搿,大掰二掰五掰的。

有大爷,就有大妈。大妈就是大爷的老伴。有的地方叫大娘。北京叫大娘的不多,可也说婶子大娘的。尽管北京叫大娘的不多。在我们乡下叫二大妈三大妈什么的,在家属宿舍则是张大妈李大妈。叔的配偶则叫婶,也是按照哥们儿的排行叫。有的人家叫婶妈,这也通,因为婶子的书面语言是婶母。当然还有叫姑姑的,甭问,那一定是叔叔和婶谈恋爱时遗留下来,以至结婚后没改过来。不过,在现在的小区里,叫阿姨的多了,但这不是北京的土产。

父亲的姐妹是姑姑。在门城,我们的上一辈管姑姑叫娘儿,我们这一辈叫姑儿,都儿化了。我们下辈就叫姑而不儿化。在大兴一带现在还叫娘儿。到了满族人就更不一样了,他们管姑姑叫爹,什么大爹二爹的。还有叫爸爸的。管自已父亲的姐姐叫姑大爷,妹妹叫爹。在海淀的一些地方,尽管不是满族可也有这么叫的。

母亲的兄弟是舅舅。不论是亲兄弟,表兄弟,街坊兄弟都叫舅舅。因此,有了姥姥村舅舅店儿一说。母亲姐妹则叫姨。在门城地区叫姨时儿化,现在小一辈也去儿化了。

这些称呼,在我们这和门脸里头最小的那位,都在称呼前头冠一个老字--老姑老叔老舅老姨等等。到了斋堂管父亲的姑姑叫老姑,而在门城叫姑奶奶。

老话说,爹亲叔大,娘亲舅大,这多少有夫权社会的体现。往往在红白喜事中体现出来的。平常过日子,各家还是以父母为中心的。撂现在,父母的中心地位已发生动摇。父母过世办丧事,是爹亲叔大,娘亲舅大。出了门的老姑奶奶过世,亲娘舅不到,是不敢入殓的。丧事怎么办?也要征求舅舅的意见。出了门的闺女说的话,份量也大。不然的,非有闹丧的不可。红事,叔舅姑姨是要瞧九的。新姑爷拜年也是要拜的。还有一种说法,叫“姑舅亲,辈辈亲,砸断骨头连筋。姨娘亲,不算亲,姨娘死了断了亲”。其实也不完全这样。我的母亲已经去廿多年了。我的表弟表妹逢年过节都来看我。当然,我接长不短地也去探望我姨儿。

父亲的哥哥是伯父,北京人叫大爷,爷在这读音似夜,凡是父亲称为哥的都称大爷,亲大爷,叔伯大爷等等。父亲的表哥叫表大爷,父亲的盟兄叫干大爷。师父的师哥叫师大爷。也有的地方叫大大。在北京稚童学语也叫大或大大。年龄稍长则叫大爷了。年轻人在大街碰到老者,也会尊称一声大爷。在公共汽车上经常听到“哪位给这位大爷让个坐?”让人听着那么舒坦。不知什么时开始的,坊间骂人由“他妈的” 变成“你大爷的” 了,成了一句不文明的流行语。也有顽童把大爷叫应了,后边又加上一个壶字,那是淘气。父亲的弟弟是叔父。口头称呼叔父的五花八门,有叫叔的,有叫爹的,有叫叔爸的。我们老家叫伯伯,读若白白。到了斋堂叫叔,听起来像收。在河北的一些地方也叫收。我习惯白白。在老家,我本家的街坊家的侄子侄女都叫我大白。我的儿子管我弟弟叫二白。本家中或乡亲中,有不少子侄辈的--他们不少年岁比我大的多--也叫我大白,他们不觉难为情,我也心安理得。我父亲有几位朋友,我们一直称呼姚白贾白崔白。到了天津伯字发音若搿,大掰二掰五掰的。

有大爷,就有大妈。大妈就是大爷的老伴。有的地方叫大娘。北京叫大娘的不多,可也说婶子大娘的。尽管北京叫大娘的不多。在我们乡下叫二大妈三大妈什么的,在家属宿舍则是张大妈李大妈。叔的配偶则叫婶,也是按照哥们儿的排行叫。有的人家叫婶妈,这也通,因为婶子的书面语言是婶母。当然还有叫姑姑的,甭问,那一定是叔叔和婶谈恋爱时遗留下来,以至结婚后没改过来。不过,在现在的小区里,叫阿姨的多了,但这不是北京的土产。

父亲的姐妹是姑姑。在门城,我们的上一辈管姑姑叫娘儿,我们这一辈叫姑儿,都儿化了。我们下辈就叫姑而不儿化。在大兴一带现在还叫娘儿。到了满族人就更不一样了,他们管姑姑叫爹,什么大爹二爹的。还有叫爸爸的。管自已父亲的姐姐叫姑大爷,妹妹叫爹。在海淀的一些地方,尽管不是满族可也有这么叫的。

母亲的兄弟是舅舅。不论是亲兄弟,表兄弟,街坊兄弟都叫舅舅。因此,有了姥姥村舅舅店儿一说。母亲姐妹则叫姨。在门城地区叫姨时儿化,现在小一辈也去儿化了。

这些称呼,在我们这和门脸里头最小的那位,都在称呼前头冠一个老字--老姑老叔老舅老姨等等。到了斋堂管父亲的姑姑叫老姑,而在门城叫姑奶奶。

老话说,爹亲叔大,娘亲舅大,这多少有夫权社会的体现。往往在红白喜事中体现出来的。平常过日子,各家还是以父母为中心的。撂现在,父母的中心地位已发生动摇。父母过世办丧事,是爹亲叔大,娘亲舅大。出了门的老姑奶奶过世,亲娘舅不到,是不敢入殓的。丧事怎么办?也要征求舅舅的意见。出了门的闺女说的话,份量也大。不然的,非有闹丧的不可。红事,叔舅姑姨是要瞧九的。新姑爷拜年也是要拜的。还有一种说法,叫“姑舅亲,辈辈亲,砸断骨头连筋。姨娘亲,不算亲,姨娘死了断了亲”。其实也不完全这样。我的母亲已经去廿多年了。我的表弟表妹逢年过节都来看我。当然,我接长不短地也去探望我姨儿

2016年03月14日 - 老顽童 - 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2016年03月14日 - 老顽童 - 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2016年03月14日 - 老顽童 - 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
【图文摘自网络老顽童学习整理】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